罗佩琴:书法是生命的另一种形态

发表时间:2020-06-28 10:49作者:王莉文


  《饮酒诗》


  《秋夕》


  《观书有感》


  《题西林壁》


  《湖上》


  汉简《秦射》


  《念奴娇》


  《陋室铭》


  《书如陈酿》


  《天地正气》

  人物简介

  罗佩琴,纳兰斋主人,号清悦,大学本科,中州南阳人,现为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、甘肃省收藏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妇女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兰州市民主党派艺术联谊会书法专委会副主任,甘肃恒业书画研究院副院长,甘肃君创书画院副院长,兰州大千书画院艺术顾问,秦之韵书画院名誉院长,兰州市台联常务理事,兰州市慈善总会理事,甘肃当代书画家艺术典库第一二三四五六卷编委会委员。

  古人云“小人治迹,君子治心。”,此言虽被世人所公认,但真正能身体力行者却也是极少数,而罗佩琴便是这极少数中的代表之一。

  罗佩琴笔耕数十载,在汶川、玉树特大地震及舟曲特大泥石流自然灾害发生后,她积极组织、参与书画义捐义卖活动,表现出心系灾民的济世情怀和令人敬仰的高尚情操,以君子之风引领众多艺术家投身公益。

  “书法是什么?书法是线条演绎的过程,是水与墨结合的状态,是书写者表达真情实感的方式,最重要的是情由心生,与人一生中对内心的修行息息相关。”罗佩琴告诉记者:“所以说,书法如生命,精致、完美、和谐;书法如生命,简约、飘逸、古朴、创新;书法如生命,苍天在上,山河万千。生命苦短,但有精神留于世间,但有向上的力量时时激励我们向前,这就是我对书法生命意识的诠释。”

  罗佩琴生于河南南阳,南阳是华夏文明奠基之地,楚汉文化的发源地。受地域浸润,先父之启蒙,滋育于慈母,幼小心灵便萌芽诗书画之清雅墨客梦。蒙学之岁,便渐露爱文好艺的灵性,闻唐诗宋词,喜描红书趣。

  “五千年的中华灿烂文化,在长达数千年的中国书法历史长河中煜煜生辉,从甲骨文、金文、大篆、小篆、篆书、简书到草书、楷书、行书等等,都彰显书法博大精深的内涵。”言及中华文明,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崇拜与喜悦。

  “‘文字之始,即书法之始’,行、音、义、美是汉字的四重属性。”罗佩琴告诉记者:“中国的书法也是线条演绎的过程,是水与墨结合的状态,是书写者表达真情实感的方式。正是这样的原因,让我爱上了魅力四射的书法艺术。”

  “我只有坚持不懈,刻苦临池,不断进取,才能对得起这份人生挚爱。”她感慨地说:“从‘多看自知,多作自好’,‘跬步不休,跛鳖千里’。字所精良应在书中法度,书之妙趣当于字外功夫。字好,在法、在手;出味,在意、在情。逐渐认知书法是一门涵盖史学、哲学、文学、美学、建筑、阴阳五行等的综合艺术。”

  在罗佩琴的记忆里,自懵懂时期拿起毛笔的那一刻,便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,进而引领着灵魂在笔墨游走中释放真性情。而每一次的倾心创作,都会丝丝缕缕的韵养着她内心对华夏文明的自豪感、自信感。

  “浏览历代书法,‘晋人尚韵,唐人尚法,宋人尚意,元、明尚态’。”罗佩琴的话语里彰显出侠士的豪气与过人的眼界:“追寻三千年书法发展的轨迹,我清淅地看到这笔墨芬芳不仅与中国社会发展同步,还强烈的反映出每个时代的精神风貌。可以说,书法艺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瑰宝,体现了东方艺术之美,具有世界上任何艺术都无法相比的深厚群众基础和艺术影响力。”

  “一幅成功的书法作品,其中不仅要有看得见的笔画、墨色、字形、诗句,还要有看不见的感情、风骨、韵律。”她说:“前者,是书写者驾驭笔墨的本领、能力、造诣;后者,则是作者对人生百味的深刻体会,以及对华夏文脉的传承与弘扬。”

  罗佩琴认为:“书法依托文字,当文字出现错误,如‘人云亦雲’,‘后’‘後’不分,就会贻人口实。而雅趣又富有寓意的落款和印章,便定然会使整幅作品妙趣横生,令观者轻松愉悦。若整体书作达到字里金生、行间玉润,则定然呈现出法则温雅、美丽多方的气质。”

  “我认为,书法是生命的另一种形态,书法与生命一样,有体魄、有声气、有灵魂、有精髓、有思想、有思考,甚至有无尽的理想与精神追求。”说到这里,她的语气显得有些激动,一只手已经开始下意识的有了握笔的动作,轻微的晃动宛如正在隔空写字:“三国时曹丕在《典论》里说‘文以气为主’,《文心雕龙附会》中说‘夫才童学文,宜正体制,必以情志为神明,事义为骨髓,辞采为肌肤,宫商为声气。’将情志、事义、辞采、宫商等艺术形式与神明、骨髓、肌肤、声气的生命体征融为一体。”

  听的出,对书法的喜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罗佩琴的灵魂深处:“汉代书法家、书法评论家钟繇在《用笔法》中说‘点如山催陷,摘如雨骤;纤如丝毫,轻如云雾;去如鸣凤之游云汉,来若游女之入花林,灿灿分明、遥遥远映者矣。’书法的生命意识在这里变成一种激昂向上的力量,变成一种美的向往。”

  她说:“我从最初的甲骨、金文、魏碑、二王、唐楷,到汉代简隶,特别是对唐代书法家李邕的深入临写和磨砺,使我受益良多,也进而为我的书法中注入了右军之气,自感愈发的笔力雄厚、结体老道,字体线条中也更加的舒展遒劲。”

  李邕曾说:“似我者欲俗,学我者死。”因有了从中国书法源头入手的功夫,兼有篆、隶、魏碑之功力,罗佩琴学李邕书法不但没有俗,也没有死,反而在书法中有了骨气洞达、奕奕神力之力量与风采。

  在书法的结体和韵味上,她力图打破约束,追求妩媚多姿的造型情趣,企望写出自己对线条的把握与感觉,整体气韵也已逐渐彰显出率意朴拙、情韵多姿的简隶书法味道。

  “作为一个痴情书艺,侠气素心的书者,书法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精神愉悦和满足。”罗佩琴告诉记者:“我抱着一种雅玩的纯然自在心态,走在心中储藏已久的圆梦之路上。书法的发展有粗有精,且必先粗而后精。在汉简书法早已进入理性和感性相融汇的审美新时代,再多吸收营养,并多加研磨与锤炼,以增加艺术表现力,提升自己的书法厚度、质感与高度。”

  “隶书结体端庄、精巧古朴、清秀刚劲、沉着凝重,每每临写时,仿佛站立于广阔的西北大地,高山之上,看一望无际的原野。又如站立在完美无瑕的清纯女子面前,三千青丝,爱恋一生。书法的生命犹如天空般深奥。”

  “行书清秀恬静,刚劲雄浑,我力求将魏碑和行书完美融合,使作品如高山大川,如风吹柳丝,如一泓碧水,如万丈瀑布……或给人以飘逸洒脱之感,或给人以豪放奇恣之感,如读一首张力无限之诗歌,如读一副层次分明的国画,如生命一般朴素而闪亮。”

  说到这里,罗佩琴俨然已沉浸于自己的艺术世界:“当我内心充满着率意、质朴、粗犷、雄健去书写甘肃汉简时,它真是一座书法艺术的富矿。书写意兴最为流露,最为浓烈,运笔灵动活泼,随意挥洒,轻松自然,笔姿横生奇趣,妩媚天然,生机蓬勃的风采神韵跃然纸上。我渴望将中国这种汉代广泛使用的文字变成富有趣味、富有生命的浪漫情怀。”

  “书法是有生命意识的,我怀着敬畏之心尽力将书法作品表现出一种昂扬向上、积极进取、行侠仗义的美好品格。”她由衷地告诉记者:“如作家黑塞所说‘站立于大地之上,向天空延伸自己的理想。’作为一代女性,我可以过一种悠闲舒适的生活,或游览世界、或姐妹情长……但骨子里对书法的热爱指引我钟情于书法艺术。”

  她感慨地说:“这一切犹如一种无尽的攀登一座又一座高峰,时刻仰望天空,时刻就有无尽的痛苦和喜悦。在墨溶入纸的那一刻起,注定了艰辛、注定了孤独、注定了一次又一次精神的失败和成功。但是,书法给予了我力量与坚韧。无数次的失败与磨练才能令我风韵独具、青春洋溢,才能赋予我阳光向上的品格。人品如书品,我希望我的书法如一首豪情万丈的诗歌,如大气、坚定、希望、向上的人生。”

  孙过庭在《书谱》里说:“书之为妙,近取诸身。”一句话说明了书法艺术就如同生命一样,尊贵而伟大,完美而敬畏。想到这里,经不住又想起了罗佩琴自写的一首诗:素心多存烂漫,真纯德溢善水;性扬快意之侠气,笔扫红妆之柔媚。

  交谈的最后,罗佩琴说:“书法的气息就是活得生命,是借助点画、线条的塑造,把生命升华,把灵魂表达,书法表达的正是通过书法线条所表达出来的奔放和欢畅,激情和寂寞,表达出生命的顽强和力量。”


版权所有:甘肃文化旅游网    主办:甘肃仟汇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   承办:兰州龙源春文化艺术有限公司

联系电话:0931-8461187     联系邮箱:1129578990@qq.com     联系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414号1808室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甘字第00163-1号   陇ICP备16000402号-1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087

全站搜索